您的位置:首页 > 探索发现

大型农企开发摧残亚马逊雨林 有如殖民故事翻版

2021-07-22 08:07:38来源:网络 

大火焚烧过后的欣古胜利保护区。 Ana Ionova摄;来源:Mongabay


大火焚烧过后的欣古胜利保护区。 Ana Ionova摄;来源:Mongabay


据环境信息中心(撰文:ANA IONOVA 上稿编辑:RayPeng 翻译:郑景文):巴西北部欣古胜利(Triunfo do Xingu)保护区内连绵起伏的丘陵上,错落着充满活力的鲜绿色和火烧似的焦橙色。 弥漫的浓烟从放牧着牛只的广阔牧场上蔓延到丛林中。 而遍布该地区的泥土路旁,则包围着干燥的植被和从烧焦地面中突出的树桩。


欣古胜利环境保护区占地170万公顷,横跨了巴西北部帕拉州中心的欣古圣菲力(São Félix do Xingu)和阿尔塔米拉(Altamira)两个城市。 这地区是个生态宝藏,拥有多种林相及丰富的动植物;同时也是原住民的家园,他们倚赖森林生存并保留固有的生活方式。


尽管法律允许某种程度的土地开发,但十多年来欣古胜利保护区都在国家保护之下。 2006年,帕拉州并授予该区环境保护区地位,以保护此地区的生物多样性并确保其自然资源可以持续利用。 根据保护区的法令,此地区只允许一小部分面积的森林砍伐,其余大部分面积则仍应受到环境保护区的特别保护。


然而马里兰大学的卫星数据却显示,虽然名义上是保护区,但在2007到2018年间,欣古胜利保护区却失去了22%的森林面积。 2019年的初步数据显示森林砍伐的速度很可能还在增加中。 光是在1~10月之间,马里兰大学团队就已经接收到超过50万则保护区内森林砍伐的警报──其中超过半数发生在8月间。


该地区的消息人士透露,近月来砍伐森林的大多数人都并没有在此区发展企业所需的合法许可证。 他们所砍伐的面积也似乎远超过法令规定保护区内允许砍伐的面积。


一位公职人员说:「该地区内80%的土地都必须受到保护。 」这位公职人员要求匿名,因为他并无权对此事发表意见。 「但是当然,事实并非如此。 相反的,大多数的区域都遭受了非法砍伐和开发─这些全都是非法的。 这里是一片没有法律的土地。 」


丛林深处


里卡多. 阿巴德(Ricardo Abad)说,有一股令人担忧的盗伐热潮正在侵袭整个巴西的亚马孙河保护区,而欣古胜利保护区内激增的非法森林砍伐活动只不过是这股浪潮的的一部分。 阿巴德是巴西社会环境研究所(Instituto Socioambiental,ISA)的分析员,该非政府组织的宗旨是捍卫环境多样性以及原住民与传统民族的权利。


分析工作着重于欣古盆地的阿巴德说:「不只是森林砍伐现象有所增加,而且大部分都发生在保护区内,而保护区传统上的意义正是阻止森林砍伐的屏障。 但就在最近几个月当中,我们却观察到横跨保护区内外的大量盗伐。 」


随着农民清理出更多土地以用于饲养牲畜,牛只畜牧业正是欣古胜利保护区内近来大多数森林砍伐的罪魁祸首。 特伦福欣古保护区约有2/3座落于欣古圣菲力,这是个约有12万5000人口的直辖市,同时也是巴西最大的牛只养殖区域,家畜饲养量是居民数量的近20倍。 而主要集中在保护区北部的一些规模较小的森林砍伐区域,根据消息人士的说法,则同时是采矿,伐木和土地掠夺的结果。


波索纳洛总统的言论似乎在该地区的森林砍伐浪潮中发挥了一定作用,此地区内颇有争议的领导人得到了强有力的支持,而变成极右翼政治象征的黄色足球衫也处处可见。 波索纳洛曾多次誓言要放宽对亚马逊地区发展的限制,而此讯息也引起了此起农民和牧场主的强烈共鸣。 与此同时,他自今年年初上任以来,也大幅缩减破坏环境保护的罚款。 批评人士认为这有助于营造有罪不罚的氛围。


根据当地消息人士表示,波索纳洛执政的结果就是大小型农业都受到鼓励,在该地区砍伐更多的土地。 8月份,帕拉州跃上头条新闻,因为农牧场主人们在社群软件Whatsapp上商讨酝酿一项纵火以支持博尔索纳罗言论的计划。 主管机关闻风而至,但却为时已晚,数据显示,那天发生的火灾数量足足是一年前的三倍。


「政治言论鼓励了摧毁破坏亚马逊丛林的行为。 」帕拉西南联邦大学的教授阿南扎‧马拉‧拉贝罗(Ananza Mara Rabello)9月初对聚集在欣古圣菲力议会的群众们说:「因为发生在亚马逊的大火并非自然发生。 」


同时,欣古胜利保护区的偏远地理位置使砍伐森林变得更加容易,而不必担心会面临处罚。 该保护区位于欣古圣菲力的城镇对岸,只能靠着定期运输卡车、摩托车、牲畜和消耗品等各式货物的船只往来两岸。


在欣古河的对岸,因应最近一次船运而搭建的临时码头上方笼罩着一个巨大的广告牌,广告着即将到来的牛只畜牧展。 从这个非正式的入口进入受保护的欣古胜利保护区,杂乱的泥土路交错遍布在广阔的保护区内。 我们的四轮传动卡车在崎岖狭窄、坑坑疤疤的小路上蜿蜒了好几个小时,终于来到森林中一片刚砍伐出的空地。 路上我们经过了大片在过去几周内遭焚毁的森林,在保护区深处,更亲眼目睹了一场正在鲸吞原始森林的大火。 保护区内偶尔点缀着零星的农场或牧场,但大部分地区却是荒芜的。


欣古圣菲力教区土地委员会 (Comissão Pastoral da Terra,CPT)内的一位拉各牧师 (Danilo Antônio Lago)表示,宽松的环保法令让保护区陷入重重挣扎当中。 教区土地委员会是天主教会的一个分支机构,致力于促进巴西农村地区的人权 。 在欣古地区,CPT与小农合作,寻找开垦土地的替代方法,并展开恢复受损森林的计划。


拉各在接受采访时对Mongabay记者说:「他们感到很有保障所以觉得可以逍遥法外。 这个地区这么偏远,人们知道不会有人巴巴地跑到这里来处罚他们,所以他们甚么后果也不会有。 」


最近几周,因应巴西整个亚马逊丛林内火灾激增所引起的全球恐慌,当地政府联合帕拉州和联邦主管机关,开始试图打击欣古胜利保护区内的非法森林砍伐。 这是巴西亚马逊丛林自2010年以来所经历最严重的火灾季节。 巴西环保署IBAMA以及帕拉州环境保护警察队、军方丛林营、空军、帕拉州及辖下县市的环保局都分别展开了行动。


但根据消息人士宣称,这些行动只不过是象征性的补救行动,从长远看来,对遏制欣古胜利保护区内森林砍伐的效果有限。 IBAMA在欣古圣菲力根本没有办公室,而且在这一大片区域内也只有少数几个代理机构,因此,IBAMA完全没有能力在这个地区统一执行法律。 尽管最近几周当局的大量出现暂时缓解了毁林的速度,但大多数人都预计,一旦政府当局的注意力转移到其他地方,盗伐又会再度展开。


一位官方消息人士则指出,就算是各机构的遏止行动确实展开,仍然难以切实执行环境法令并发放罚款,因为该地区普遍缺乏土地所有权。 在某些情况下,大型农业综合企业向小农租用土地,使得建立森林砍伐的责任机制变得更加复杂。


这位官方人士说。 「如果你不具有土地所有权状,也就不需要承担犯罪的责任。 」


殖民故事的翻版


保护区不断受到的猖狂侵蚀,也对依靠此地区谋生的人们产生了庞大的影响。 欣古胜利保护区北部的盗伐、土地掠夺和采矿活动已经开始入侵当地Apyterewa原住民保留区,这个区域是仰赖森林进行狩猎种植的Parakanã人的家园。


这不禁令人想起着一个多世纪以前外来侵略者企图定居此地时所发生的的血腥殖民事件,当时的森林砍伐也引发了以此地为家的希克林族人与企图非法占领该保留区的侵略者在Trincheira / Bacaja原住民保留区内的暴力冲突 。


随着愈来愈多的森林在欣古胜利保护区内消失,亚马逊雨林深处原住民地区所承受的压力也愈来愈大,因为直到目前为止,这些地区基本上都还没有遭到森林砍伐的威胁。 但随着广泛的毁林行动将大型保护区切割成较小的森林碎片,人权组织担心,这些仰赖森林维生的社群在雨林中的生活会变得愈来愈困难。


「当我们看到森林遭到破坏时...... 你看到的就是这些人延续其传统生活方式的能力也遭到了破坏,」致力于保护雨林及亚马逊盆地内原住民权利的非营利组织,看守亚马逊(Amazon Watch)计划主管溥叶(Christian Poirier)说,「他们需要有足够的森林,让他们可以从事传统的狩猎和采集活动,并继续他们的游牧生活方式。 」


该地区的传统小农也说,他们也感受到了森林砍伐带来的影响。 他们说森林砍伐造成了更加不稳定,非季节性的降雨。 今年,欣古地区小农合作社的种植者们的可可产量下降了45%。 同时,巴西坚果的产量在上一季暴跌至几乎为零,之后则维持在比正常水平低约95%的产量。


「雨季正在改变,这让我们非常担忧,它对合作社和小区产生了重大影响。 」 欣古杰出小农综合合作社(Camppax)主席多斯桑托斯(Raimundo Freire dos Santos)说。 此合作社利用农林业在森林内和森林边缘进行永续种植,主要作物是一种用于药物和化妆品的植物jaborandi以及可可和巴西坚果。 它的成员涵盖了220至325个原住民和传统部落家庭。


多斯桑托斯的另一个担忧是,滥砍滥伐的森林将会损害该地区的声誉,使小规模农民更难以出售他们的产品。 多斯桑托斯在合作社位于欣古圣菲力的仓库中对Mongabay记者说:「将来,人们会因为这个地区的森林砍伐而不再愿意从这里购买可可或坚果。 」


同时,还有迹象显示,该地区内盗伐森林的这些人正在使用农业毒素破坏森林,其中某些毒素与包括癌症在内的严重健康问题有关。 据阿巴德说,他们已经发现了好几个将这些化学物质(通常用于辅助大豆的收成)施放在原始森林顶端、使其干燥好更容易燃烧的案例。


砍伐森林也可能对该地区的生物多样性产生非常深远的影响,该地区位于广阔的欣古生态走廊上,是亚马孙河流域一个重要的多样化保护区。 欣古胜利保护区内居住着无数种动植物,其中有许多都不适合生活在温度较高且植被较少的地区。 这些物种了包括长得很像小美洲豹的美洲虎猫(Oncilla)和南美貘(South American tapir),这两个物种都被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列为脆弱物种。 溥叶指出,但该地区的大部分生物多样性都还仍未被完全探索,这也意味着我们尚未能完全了解森林大火和森林砍伐的影响。


他说:「这里的生物多样性是如此之高却又如此局部化。 我们不可能知道大火灭绝了多少物种。 但是我们很有可能正亲眼目睹许多物种在这些火焰中被灭绝。 」


参考数据:


Mongabay报导(2019年11月8日),'Witnessing extinction in the flames' as the Amazon burns for agribusiness

Hansen, M.C., A. Krylov, A. Tyukavina, P.V. Potapov, S. Turubanova, B. Zutta, S. Ifo, B. Margono, F. Stolle, and R. Moore. 2016. Humid tropical forest disturbance alerts using Landsat data. Environmental Research Letters, 11


本文转载自「环境信息中心」网站,内容由许多专家学者及民间环团,提供国内外环境教育与环保信息;主题涵盖全球变迁、温室气体控制、环保生活、环境污染防治、生态保育、能源节约与能源效率、绿建筑等各面向。 期许能替没有选票的山林、湿地、海洋、土地发声。